受疫情影响 纽约州州长宣布推迟总统大选初选进程


截至3月26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3460例(其中重症病例1034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4588例,累计死亡病例3292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1340例,现有疑似病例189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97470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6005人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37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37人,重症病例减少201例。

3月26日0—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5例,其中境外输入病例54例,本土病例1例(浙江1例);新增死亡病例5例(湖北5例);新增疑似病例49例。

此次发行可能更多用于促消费国内每家航司至任一国家航线

具体还有哪些国际航班运行呢?

日本、韩国、智利、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,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、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。

特别国债具有诸多优势。该团队称,包括针对特定用途而发行,更加契合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目标;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,可避免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;用途更加灵活等。

我国历史上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,分别在1998年和2007年,其中2007年发行的部分特别国债在到期后进行了定向续作。

除向社会公众发行的0.2万亿元,还有1.3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,定向发行给当时还没有上市的农行。因为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规定,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,不得直接认购、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。

这笔1.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。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,当年央行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由1月末的约0.28万亿元,增长到年末的1.63万亿元。2017年,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,截至2020年2月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余额为1.53万亿元。